当前位置:主页 > 鬼故事 >

水鬼勾魂

时间:2019-07-22 08:45:08 | 作者:小胖 | 阅读:次

  村里有两个叫“阿英”的姑娘,一个是村头高家的高英,另一个是村尾韩家的韩樱。两个女孩差不多年纪,高英稍长半岁,两家人母亲那边连着亲戚,虽然远些,也是以表姐妹相称的。

 

  两个女娃娃自小一起长大,玩耍上学都是相互作伴儿,可如今到镇上读初中了,表姐高英越来越讨厌这个表妹阿樱,原因是高英是家里的长女,下边还有两个弟弟,高家本就嫌弃女儿是赔钱货,高英自小吃的穿的都远远不如两个弟弟,还要忙里忙外的干活做饭,这也倒罢了,若是村里家家女孩皆是如此,高英也不知道人与人的不同,可偏偏韩樱家里富裕,虽然她父母常年在外边打工,可一笔笔的钱都寄给老家爹娘,万般叮嘱要好好照顾她。

 

  韩樱的爷爷奶奶疼这个孙女像是疼宝贝珍珠一样,就连韩樱的叔叔也是对她宠爱得很。十几年间同村的两个女孩长大了,如同白云和河泥的区别,韩樱白净爱笑开朗,高英黑瘦沉默阴鸷,虽然常常一起玩耍,倒是小阿樱哄着表姐高英的时候多。

 

  阿樱有许多好看衣服,见高英喜欢,就都送给她。可是高英比阿樱高上半个头,骨架又大,衣服上了身反倒露出半截脚脖子和黑瘦的手肘来,被旁的女孩子嗤笑,说她丑人多作怪,气得高英暗自磨牙,连带着也恨上了表妹韩樱,觉得她是故意让她出丑的,没人看见的时候借着打闹的由头,手上使了劲去掐韩樱的皮肉,韩樱呼呼的喊痛,还笑着说表姐你力气可真大,将来就不怕表姐夫欺负你啦!


水鬼勾魂
 

  到了去镇上读中学的时候,都是韩樱的二叔早起骑着摩托车送她,晚上再接回来,只有二叔忙的时候,韩樱才和表姐高英一起坐上乡镇的公车来回,韩樱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说的都是高一年的少年梁青山。

 

  梁青山长得高大俊秀,笑起来又好看,脾气也好,学校里的学生们都说韩樱是校花,梁青山就是校草,谁不喜欢?

 

  表姐高英也喜欢梁青山,她偷看梁青山的背影,心里想着他要是对我笑上一笑,死了也甘愿。

 

  可那天梁青山真的对着高英笑了,不但笑了,还有求于她呢:梁青山在山里采了许多的山枣,挑着最大最红的包了一包,这山枣好吃,可难采摘,梁青山为此还扎了一手的血洞洞哩,就是为了送给韩樱表达心意的。

 

  可韩樱上下学都是二叔来接送,梁青山寻不到机会,少年人脸皮薄,干不出当众送礼物的事情来,就来拜托韩樱的表姐高英。

 

  高英心里冒着一股股的酸水,脸上却装出茫然懵懂的样子,说给谁的?我没听清楚。

 

  梁青山笑着说,请你转交给你的表妹韩樱,就是刚才跟你打招呼走了的那个穿着红棉鞋的女孩呀……

 

  韩樱确实穿了一双红色的雪地靴,那时候村里还没有这新鲜样式,是韩樱的爸妈特意买来寄给她的,秀美的小姑娘穿着红鞋子,走在万物萧条的初冬季节里,像是一颗鲜红的樱桃在跳动,格外引人注目。

 

  高英再推脱不得,只能勉强答应了。可她回了家,夜里把刺枣一颗颗都吃了,嚼得咯吱咯吱响,枣核吐出来,却像扎进了她心里,眼前晃的都是那双红艳艳的鞋子,这韩樱才多大,就一副狐狸精的样子,呸!

 

  第二天正巧是和韩樱一起上学等车,高英瞧着路边有个积水的泥坑,假装没站稳摔了一下,一把将韩樱推到了水坑里,不单是红鞋子沾满了污泥,衣服裤子也都脏了。站起来时一瘸一拐,竟是扭伤了脚。

 

  那天韩樱请表姐帮她请个假,她回了家里养伤不提,她奶奶将脏衣服洗了,鞋子也刷干净,都晾在院子里,鞋子就靠在窗台根儿上……

 

  到了晚上,高英不情不愿的来了韩家,给表妹送今天作业,临走时瞥见了那双半干的红靴子,她心里燃起熊熊的妒忌之火,鞋子洗干净晒干,韩樱又要穿着勾引梁青山了!

 

  高英见韩家没有旁人,韩樱也在屋里没出来,她鬼使神差的把两只鞋塞进棉袄里,急匆匆的跑掉了。

 

  高英揣着鞋跑出了村子,她有些后悔,不是后悔偷鞋子的举动,而是后悔没早打算,两只鞋鼓鼓囊囊的,藏哪里也不是,家里就那么大的地方,两个活猴儿似的弟弟,埋土里都能给她翻出来。

 

  高英停下来,见眼前是村外的莽河,莽河坡陡弯急,不知淹死多少鸡狗和人命,村里人每天都是匆匆过桥,从不下河滩。

 

  高英有了主意,心里也安定下来,她要把这双鞋扔到莽河里,看那个狐狸精还怎么去勾引她的青山!

 

  扔之前,高英又犹豫了一下,她自小到大穿的都是奶奶给做的棉布鞋,扁扁趴趴像是没牙老太太的瘪嘴,难看死了,她想知道这城里的鞋是啥样?是不是踩着云彩那么软,是不是穿上她也能引来羡慕的眼光?

 

  高英抵不过诱惑,穿上了那双红鞋子,鞋小脚大,刚塞进去时新奇好看,她顺着河滩走几步,脚趾挤得生疼,高英幻想了一下梁青山站在她面前,说“你就是那个穿红鞋的小姑娘,你真好看……”

 

  最终疼痛把高英拉回了现实,她脱下鞋子,在里面装满了石头,恨恨地扔进了漆黑的河水里,就让这不属于她的东西烂在河底吧,最好韩樱也能这么消失,再也别出现!

 

  那晚高英想着明天那韩樱发现丢了鞋子,越心疼越好,看她还怎么招蜂引蝶。想着想着,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到了几点钟,高英忽然被敲玻璃窗的声音叫醒,她有些犯迷糊,外边又传来好听的声音:高英,你出来啊,我有话跟你说。

 

  高英听着是梁青山的动静,欢喜的不知如何是好,根本没去想梁青山怎么会夜里来敲她的窗。反而是捏细了嗓子“娇羞”的问:你找我啥事呀?

 

  窗外传来吃吃的笑声,说道:你吃了我采的刺枣,就是我的媳妇啦,我是来接你的啊!

 

  高英听了连灯都来不及开,摸着黑拖拉着鞋,开门就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高家发现女儿不见了,棉袄棉裤还都在屋里堆着,这孩子穿着单薄衣衫,能跑去哪里?挨家挨户的去问,惊了满村子的人都跟着找。又细心的人发现高家窗户根下边有两个半圆形的水印子,一股腥气味,再不远又是两个,一直延伸到大门外边。不知是什么水,竟然不干,像是刚踩上去的。

 

  村里五婆就说不好,人走路留的脚印,都是有脚掌和脚后跟的,只有鬼魂才垫着脚走,留的是半个脚印,这又是腥臭的黑水,怕不是水鬼勾魂吧?

 

  一群人顺着脚印寻到了河边,河边左一只右一只,扔的正是高英的旧棉鞋!

 

  村里忙活着打捞,河水湍急,这一夜功夫,人都不知被冲到哪里去了,可总要尽力而为啊!

 

  出人意料的是,高英真被捞了上来,就在旧棉鞋对着的河中央,一点都没有飘远。捞的人吓得够呛,说高英是直挺挺站立在河底,脸朝水面仰着,只有头发随着水流飘动,怪异莫名。打捞上来再一看,高英脚上竟然穿着韩樱的那双红靴子,里面还有些石头,不知道怎么塞进去的……

 

  昨晚韩家奶奶发现鞋子丢了,还高声叫骂来着,邻居都知道。只是韩樱心知只有表姐高英来过,还替她瞒着,说不知道是谁,怕奶奶让高英难堪,想不到只一晚上时间,表姐竟然穿着红鞋子死在了河里!

 

  那久久不干的半圆水印子,到了中午头上,被阳光照着,滋滋作响,化成一股股臭气消散了。有懂阴阳故事的人说,这真是水鬼找替身哩。

 

  那淹死在河里的人,鬼魂阴气太重,离不了河水上不了岸,都是躲在水里找替身,可如果水鬼踩着人的鞋子,借着人的阳气,就能踏上土路而行。

 

  那水鬼肯定是穿了红鞋子才上了岸,鞋子被洗过,本不至于招鬼,高英定是穿过那双鞋鞋,才留下了自己的阳气,阳气指引着水鬼去勾了她的魂……

 

  有句话叫“鬼话连篇”,可鬼话为什么能打动人心,让高英自愿跟它走呢?这就是高英被嫉妒充满了魂魄,生出心魔来,只听到她想听的,见到她相见的,鬼话也动听,飘飘然间就丢了性命。

 

  所以说啊,人是世间最奇特的生命,既有神性,亦有魔性,从人变魔只是一念之间。要常常拂拭心底的灰尘,不要让贪嗔痴恨令自己变成了魔鬼,纵使不能像神仙那样无垢,做个善良人总比做个恶鬼强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