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赌徒戒赌

时间:2019-07-23 11:03:17 | 作者:刘立勤 | 阅读:次

  老常躺在床上,越想越生气,爬起来想泡一杯茶,茶罐是空的,电壶是空的,积了一层厚灰的破铝壶也是空的。他家里穷得连口冷水都没的喝,也怨不得村主任说话难听了。

 

  他后悔和村主任打赌了,去要扶贫款,应该说几句好听的话,咋能和村主任杠上呢?虽说村主任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但大小是个官儿,是官儿就喜欢让人敬着供着,等人给他上香才办事呢!再说村主任还真不错,老常穷得亲兄弟都不认了,女人孩子也跑了,别人见他都是一声“常败”,只有村主任见了他还叫一声“常叔”。

 

  想到这里,他心头的火消了许多,又想到哪里踅摸一点儿钱好过把赌瘾。为了这扶贫款,他憋了好久了,不料憋到最后村里不发钱了,只发猪崽和小鸡。发就发吧,自己忍不住和村主任打赌签狗屁协议,保证把猪崽小鸡都养大。养他爹的头,自己都没的吃,怎么去养?正想着,村主任送来了猪崽和小鸡。看着活蹦乱跳的小猪小鸡,老常心里的火又燃起来了。他想,你村主任让我不好过,我也让你不得安宁。


赌徒戒赌
 

  怎么让村主任不得安宁呢?告他。当官儿的没有几个不贪的,他肯定有贪污之类的烂事。前两任都是贪污犯,还有一任喜欢女人,他又不是神仙。可老常跑了半个月,硬是没找到村主任的什么事,都说村主任公道正派,也没有男女之间的闲话。就说扶贫吧,他要是贪的话,私下里把钱分了多轻松,他硬要带领大家发展产业。这么弄,村干部连汤都喝不上一口,劳心费力为个球。

 

  他不为球,我又为球?望着眼前的猪呀鸡呀,老常好生懊恼,谁想养谁养去!看那嗷嗷叫唤的一张张嘴,咋办?还和村主任打赌真是赌命,总想争个赢,忘了自己是沾赌就输的命。

 

  老常原来挺能干的,也能吃苦,日子过得红红火火,谁知道他迷上了赌博,钱赌没了,房赌没了,还欠了一屁股赌账。为了戒赌,他剁了自己两根手指头,但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赌。赌得没钱付账还让人打折了一条腿,弄得日子没法儿过,女人领着儿子跑了,他沦为全村最穷的人,饥一顿饱一顿。如今又是鸡呀猪呀的,顿顿要吃。咋办?贱卖吧,丢不起那个人;不卖吧,真是难得养。末了,老常咕噜一句:“愿赌服输,那就养吧!”

 

  养猪养鸡不是难事,老常原来就是养猪养鸡的能手,只是赌惯了,懒得动了。但他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不然也输不了那么多的钱,那条腿也折不了。

 

  他知道这养猪养鸡是一手好牌,养成了,村主任给他高于市场两倍的价回收;养死了村主任包赔损失。只要自己养,咋的都是在村主任身上割肉呢。稳赚不赔的生意,不养也真是活着不如死了。

 

  只要是割村主任的肉,那就养吧。

 

  养鸡不说了,房子后面是好大一条沟。村主任找来一些丝网,帮他把鸡圈起来,鸡就有了活路。可养猪辛苦,还要吃粮。他懒得种地,自己都没的吃,哪有喂猪的粮食?去买饲料吧,又没钱。就是有了钱,还想赌两把。老常又生出把小猪卖了的念头,可村主任假惺惺地来了,让他用草养。村主任说:“猪都吃了几千年的草了。”他呢,心有不甘,也不得不咬着牙用草养。

 

  咬下牙,啥都不怕了。只是村里养猪的人多,山上的草不够,老常种草,反正猪粪多,草长得旺。苦是苦,总没让人打断腿苦吧?也有赌博的哥们儿勾魂,一看那些嗷嗷要吃的嘴巴,他狠心拒绝了。畜生也是一条命呢,不能作那个孽。再说,村主任也盯着呢。

 

  看老常下死劲儿了,村主任倒怯了,再也不说那些难听的话了,还给老常出了好多的主意,那主意也真的管事儿。后来猪病了,村主任还自己掏钱请来兽医,弄得老常不明白村主任为了啥球。

 

  弄不明白他也懒得想,就专心养猪。手里有活儿干,日子跑得快。转眼就是年底,小鸡都长大了,肉滚滚的。可是猪没有粮吃,长得瘦弱。老常担心村主任和他扯皮,拿不到村主任许诺的好价钱。

 

  谁想来了一个猪贩子,说他养的是绿色生态猪生态鸡,不由分说把猪和鸡一起拉走了,开的价比村主任说的还高。手里握着一把崭新挺括的票子,老常喜得合不拢嘴,竟然把和村主任打赌的事都忘了,把赌博的事也忘了。以往是一听说钱就想赌两把,今天数着唰唰响的新票子他想不起来赌了,只想明年多养几头猪,多养一群鸡,然后再把老婆儿子接回来,那日子就好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扎胎补胎
下一篇:垃圾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