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间故事 >

路遇

时间:2019-07-24 17:50:16 | 作者:思晓 | 阅读:次

  男人外出旅游,在虎城住宿了一晚。清晨,他搭乘一辆出租车来到县城西门口,站在西车站对面一棵栽了时间不长的红叶李树下的阴凉处。虽已过了夏首,天气还是忽凉忽热地变化。他心里想着,可能是由于全球气候变化的原因,天气的温度却有些让人琢磨不透,昨个的天气还是一副阴冷的面孔,今儿一早就变得阳光明媚,此刻的阳光竟然还有些燥热。男人站在少得可怜的树荫下躲避着紫外线的照射。


路遇
 

  男人从身上掏出香烟,又从口袋里翻寻出打火机,把手掌卷成喇叭状,将烟点燃。微风吹乱男人的头发,他一边用右手梳理着头发,一边抽着香烟,烟从男人的口中吐出来,随着吹来的风卷走,又逐渐地飘散。

 

  忽然,一位面容白嫩姣好,身穿米黄色风衣,内穿白色衬衫的女人,躲避着路上来往行驶的车辆,向宽敞的道路对面走来。

 

  男人的内心有些焦躁不安,眼睛也不时地飘向车来的方向,偶尔的余光却扑捉到对面而来的女人。他颇感无聊,便仔细观察起从对面而来的这位女人,以此来安慰那颗焦躁不安的心。女人衣着得体,身材匀称,胸脯并不像某些小说里描写女人的胸脯那样,说是饱满欲撑破衣衫而呼之欲出的模样。男人也没看出女人哪个部位有赘肉。他弹了一下烟灰,微微笑了笑,对女人有了初步的好印象,他的目光也随之被牵行着走了过来。

 

  女人走过来,仿佛是故意地来到男人跟前,一同挤在了树荫下面,然后又大方得体地凑近男人问去狼城的车来了没有。男人瞥了一眼女人的面庞和那不是很饱满的胸脯,随后才移开目光,并用很低的声音告诉对方说“没有”。

 

  女人面庞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会说话的眼睛。她微启樱桃小口,露出刷得如柚子瓣,光洁的有如白瓷的纤秀的两排牙齿,但细心的他还是清晰地看到,她的上方门牙的缝隙里却沾着两个细细的蔬菜残渣,他觉得她也许是刚刚吃过饭为了赶车没有来得急漱口,但这小小的瑕疵并没有影响女人整体美的效果。男人依然很欣赏面前的女人,是那种不露声色的欣赏。

 

  女人又问男人你来多长时间了。男人瞅了一眼女人,微笑着说刚过来一会。女人“哦”了一声。男人惬意地吐出一口烟问,你去狼城?女人便发出了“嗯”,随后又说我去狼城办个事。说着又离开树荫站在路沿边,朝着车来的方向张望,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咋还不见车来哩!男人又掏出一根香烟点上,不过他还是听见了女人的小声低语,便浅浅一笑说,“不急,应当很快就会来了。”随后又补充,“刚才朝东站方向过去了一趟车,下趟车估计快过来了。”

 

  女人看了一眼男人轻轻点头,又回到树荫下,和男人站在一块聊着天。男人问,你是虎城人,住在县城?女人点头,嗯,住在虎城火车站附近。交谈中女人告诉男人,她在狼城的一位朋友的孩子结婚,她前去参加婚宴并给朋友祝贺!

 

  男人从飘起的烟雾里终于看见从遥远的街道慢慢驶来了一辆车,他觉得这辆车就是去狼城的,扭身就对女人说,车来了!

 

  是么!在哪哩?女人问。她随着男人手指的方向,看见了那辆车。那是去狼城的车么?女人问男人。男人肯定地说是,一定是去狼城的车。女人反问你咋那么肯定。男人没再言语,只是嘿嘿地笑着。

 

  男人跟随在女人的身后上了车,女人很想和男人坐在一起,路上也有个聊天的伙伴。她看见靠窗的位置,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坐椅上,她皱眉扭转头,舒展眉头看了男人一眼,露出征询的目光,甜甜地笑了笑。男人瞅了一眼女人,看懂了女人的意思,他没有犹豫,豪爽地说我坐里面。

 

  车停在那儿没走,而在等候着其他旅客上车。

 

  男人拉了拉窗帘,尽量不让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女人站起来将身体移到车厢中间,对男人说热滴,我把外衣脱了;不穿怕冷,穿了热滴。男人“嗯”了一声,瞥了一眼正在脱风衣的女人。天气确实很热,但准备一件外衣也是正确的。全球气候变化不定,季节不是那么明显,谁都预感不出气候变化的无常。你看我也穿着外衣,不过刚嫌热,在提包里装着。男人打开随身携带的提包让女人看,以证实他确实把外衣装在提包里面。

 

  我把衣服装起来!女人把风衣脱下身折叠好装进随身携带的塑料袋内,又连同塑料袋一起装进随身携带的挎包里。

 

  女人优雅地抻了抻白衬衣的衣角,坐下靠在椅背上。男人挪动了一下身体,也靠在椅背上,不过,男人的右胳膊紧靠在女人的左胳膊上,他感觉到女人身体里的温热传导到他的体内。男人扭头看了一眼女人,女人的双手搁放在大腿上搁置的挎包上。男人看见女人的双手都戴着金戒指,脖项上戴着不粗不细的金项链。男人在心里说这不符合男左女右戴戒指的风俗习惯。呵呵,看来是个很富有很有修养的女人哩!而自己不过是偶尔从文字里寻求生活乐趣,一个病退也算不上有层次的穷酸文人罢了。男人还看到女人的十指修长,指甲盖饱满有形,很有韵味般的魅力……

 

  女人没有拒绝男人的胳膊挨着她的胳膊。其实此刻女人内心很享受男人胳膊挨着她,她有了一种瓷实的安全感,又感觉到男人挨着她给她带来了一丝丝温馨的那种感觉。

 

  车上没有售票员,司机过来卖票,男人掏出20元递给司机,男人瞅了女人一眼,没有看到女人有掏钱的意思,而是把手机拿在手里。男人有一颗佛陀般的心地,仁慈善良。他在心里正胡思乱想,难道女人乘车没带钱?他很想为女人掏车费这样就和女人能套一下近乎,但他深怕女人误会他,怀疑他另有企图,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很不好了!男人只好没有言语,静观其变地等待女人一旦窘迫时他再出手相助。

 

  一个人开车又卖票,挺忙挺累的。女人看见司机自语,这句话又似乎是对男人说的。男人听见女人对司机说,我用手机给你付账。男人听后很感慨,如今的人出门有一部手机便可以畅游天下,可男人不会这些,他每次外出,必用现金付账。男人看着女人操作手机完成了这一切,内心荡漾起微澜,对自己刚才的想法颇感欠妥也感觉跟不上时代发展的需求。他对女人说,微信付账很方便,可我不会。女人仔细地对男人说了如何用手机付账。

 

  司机卖过票后,回到驾驶室的位置上。汽车缓缓行驶,男人和女人又聊了起来。一路上,俩人聊得甚为投机。

 

  男人扭头问女人,你有50没有。他知道女人们最忌讳问她们的年龄了,可是他鬼迷心窍般地仍然这么问了。嗯。女人并没有气恼,看着男人平静地说刚平。接着女人问男人,你哩?男人风趣地说,差三岁60了。女人问那你不上班?男人嗯。女人问退了。男人说的很轻松,身体不行就退了,给单位说了一声,然后就退了!女人问退了拿多少钱。女人这么问其实在心里盘算着她的小九九,这是她个人的秘密。男人并没有做过多的考虑,而是爽快地回答三四千吧!女人说人活着,只要钱够用就行,没必要透支身体去努力赚钱。我很赞成小沈阳说的那句话:人生最痛苦的事情,你知道是什么吗?人死了,钱没花掉!男人学着赵本山的口气说:你知道人生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吗?人活着,钱没了!俩人犹如说相声般说完嘿嘿地笑起来。女人关切地问你身体咋啦。男人说有高血压等疾病,你看我现在出门,经常带着药,说着从提包里掏出降血压的药让女人看。女人说我也是高血压,有一次病啦,导致我脑血管出血,幸亏救治及时,才捡回了一条命,如今我每活一天,都认为是赚来的。嘿嘿,你看我外出也是带着药的……

 

  女人看着男人露出甜美的笑容,你啥时来的虎城。男人说昨天。旅游?女人有所感悟地嘿嘿笑着说出来逛逛,然后又说出来散散心蛮不错的,生活就是图个高兴。又问男人嫂子在哪上班。纪检委。男人回答,其实男人说纪检委的意思是如今社会上把老婆通称为纪检委的,意思是女人把男人管的很严格防止男人外出有外遇什么的。女人听说在纪检委,没做过多的考虑便问嫂子翻看你手机么。男人疑惑不解,摇头说不翻。又说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信任,彼此间的相互信任,是一个家庭稳固的基础。女人诡异地笑着问嫂子不怕你出去勾引个女人嘛。男人笑呵呵地说,不怕。都老了。你看我满头银发,哪个女人看上我这老态龙钟,没钱没权没势没能力的没用之人。

 

  女人把头凑到男人耳根跟前悄声说,夫妻间相处时间长了,彼此都很熟悉,就会产生审美疲劳的感觉,一旦夫妻间有了审美疲劳,这会出去找个情人也是情有可原的么!社会发展了,人们对这些事情早都看开了,因为彼此都变得陌生也不熟悉了,这时夫妻双方都需要有一种新鲜感、陌生感和刺激感的补充,嘿嘿,人活着就是图个刺激快活么。一般来讲俩人成了情人而并不影响彼此的家庭生活……男人看了一眼女人,惊叹社会确实发展了,也惊叹女人的一番“颇有道理”的言语,同时也感觉到女人比自己活的更明白,活得有生活质量,他猜摸着女人的心理,很想结识眼前的这个女人,而他却羞于启齿。男人思虑半天说,我不赞同你这个观点。男人又说我看过一篇文章,认为这段话说得很好:花开半朵,酒至微醺。赏花,半开半合最美;饮酒,半醒半醉正好。花朵半开时,花蕊似露非露,花瓣似绽未绽,花香若隐若现,最是娇艳动人。饮酒,一如赏花,酒至微醺意最浓,情最真,喜便是喜,忧就是忧,不遮不掩,不隐不藏。微醺浅醉,如花之初绽般恰到好处,可谓妙在其中。我觉得俩人分开时像恋人般的亲密无间,相聚时又如知己般的惺惺相惜,彼此只有心灵上的默契与相知,却没有半点跨越纯洁友情的念想。这才是异性友情的最高境界。

 

  女人听后更加敬佩男人,目光也盯着男人说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似远还近,似有还无。高!人生妙处之所在。

 

  男人聊着聊着聊到他对开国领袖的敬仰和敬佩之情,说伟大的领袖说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都是纸老虎,多豪迈的语言和气势,那时世界上哪个国家敢欺负我们。又聊到改革开放,感慨祖国日新月异的飞速发展和变化。又说鹏城是祖国改革开放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是祖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如今已发展为有一定影响力的国际化城市,并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深圳速度”。自己也很想去那里走走看看。女人“哦”了一声,插话问道鹏城是哪里呀?男人嘿嘿笑着说鹏城就是深圳,我故弄玄虚了,一般人是不知道深圳别称的。女人笑了,就是么!我就不知道嘛!男人点头,他说我的一个朋友在深圳,朋友给他讲了深圳八景可以观赏的,男人板着指头说,大棚所城、莲山春早、侨城锦绣、深南溢彩、梧桐烟云、梅沙踏浪、一街两制、羊台叠翠。女人又插话问道你的朋友在深圳是干啥的?男人尴尬地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女人露出疑惑的神色,是你的朋友啊!你咋能不知道朋友在那里干啥哩!男人说微信上认识的。女人有些心动,那你也不知道你这位朋友是男是女喽!男人坚定地摇摇头,知道,同类项嘿嘿同性。唉!我还以为是异性哩。男人说我很少和异性交谈,今天是个例外。

 

  眼看就要到了狼城,男人很欣赏坐在他旁边这个具有新思潮的女人,而他却在思考着如何能留下女人的联系方式。男人闭目沉思后掏出手机在手里把玩。

 

  女人亦很喜欢眼前热心肠又很正直的男人,却不知道以后能否和男人继续聊天,很想和男人继续交往下去,这样的异性朋友在当今社会是很难得的,她想询问男人的联系方式,又怕男人把她当作水性杨花的女人。女人看着男人手里的手机,忽然灵机一动,这样既可以要下男人的联系方式又不失体面又不会让男人产生另外的想法。她说,假如你下次来虎城玩,又假如你愿意,我可以把你带到有玻璃桥的地方去逛逛。一年四季那个地方的风景很美,值得一看。

 

  男人说好啊。女人说,那你把我的手机号记下,想来的时候你可以联系我。说着就说出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男人边记女人手机号码边说,可以加微信。女人说我的手机号就是微信号。男人说着就给女人拨出了电话,男人看着女人手机上显示的号码羞涩地说,那就是我的手机号……

 

  女人下车前问,你是狼城人。男人回答说是。女人望着男人,眼睛里透出迷茫,留恋、不舍地说哦,你马上就要到了,可我还得倒车,才能到朋友那里……

 

  男人回到家里的那一夜,月很圆,月光特别撩人,夜色有些神秘,庭院似乎如梦似幻。男人坐在自家庭院的石桌旁品着香茗,回味着与之路遇的女人,他突然拿起手机,敲写出下面这段话语,也可以称作是诗的句子。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多想在旅途碰见你/望着你玲珑的身躯/看着你美丽诱人的脸庞/闻着你清香的气息/如黄昏留恋牧童的短笛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多想在旅途碰见你/借用你那迷人的魅力/拂去生活中迷茫的醉意/收拢住我那颗迷乱的心/让枯燥的岁月多一份诗意  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多想在旅途碰见你/能和你近距离的接触/而接触,不是为了/短暂的依恋和温存/是为了缩短思念的距离/人生就是一场旅行/我多想在旅途碰见你/注视着你那一汪潭水的眼睛/看着你恬静的微笑/才明白生命是多么的辉煌/世界是那么的绚丽多彩

 

  其实他想说,我多么想与你再一次相遇,然后再发生一些值得留恋的故事,但他却始终没有写出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那片刻的善良
下一篇:没有了